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 >  学术研究  >  学术报道  >  正文

关于“传统”的想象 ——何燕生教授回校讲“武士道”在近代日本的形成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8-10-25

本网讯(通讯员:李程鹏)我院于10月20日至21日成功举办了“中国哲学史的多元书写范式暨纪念萧萐父先生逝世十周年”的学术研讨会,而作为会议的重要组成部分,同时举行了一场哲学主题对谈和两场学术报告,共邀请6位国外著名专家参加。2018年10月23日晚,日本郡山女子大学宗教学专职教授何燕生应邀于振华楼B107会议室举行了以“武士道与近代日本”为题的学术报告,分享了他关于从思想史角度对“武士道”言说在近代日本的形成及其演变研究的最新成果。当天前来听讲座的除本校教师、学生外,还有来自校外的教师和学生。讲座由澳门百家乐娱乐储昭华教授主持。

何教授首先通过相关图片和视频,向大家介绍了当代日本大众传媒关于“武士道”言说的各种表达情况。作为象征日本文化传统的“武士道”,在日本甚至欧美地区不断通过文学艺术与影视作品传播。那么,“武士道”到底是一种“实际”的文化,还是一种“想象”的传统?围绕这一话题,何教授从思想史与概念史的叙述角度,梳理了“武士道”这一传统文化观念在近代日本的形成脉络及其演变情况。

何教授指出,关于当代“武士道”言说的生成情况,应该从新渡户稻造的《武士道》一书说起。该书于1899年以英文的形式第一次在美国费城出版,1900年被译成日文,在日本刊行。该书的书写目的在于将“武士道”视为与西方基督教相当的一种宗教道德,向西方社会介绍日本固有的宗教道德,提出“武士道”源于日本流传的佛教、神道与儒教三个传统的说法。通过对文献的梳理和考察,何教授认为,新渡户稻造应该是最早提出宗教特别是禅宗与“武士道”之间存有密切关系的学者,而作为宗教道德的“武士道”的叙述,也由新渡户拉开了序幕。

日本国内最早站出来进行回应的,是井上哲次郎。井上在新渡户《武士道》日文版通行的翌年,出版了自己关于“武士道”的论著。井上延续新渡户的叙述路径,并在此基础上对“武士道”的内容进行了补充,即一方面视山鹿素行为武士道的祖师,另一方面认为山鹿素行的《武教小学》即是“武士道”的经典。何教授指出,井上的目的在于尝试弥补缺乏历史依据的“武士道”和完善“武士道”作为“宗教道德”的基本要素,而这一言说的生成对当时的知识界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在“禅宗与武士道”言说方面,何教授以峰玄光、秋山悟庵的言说为例进行分析,认为两位学者尤其是曹洞宗僧侣秋山悟庵试图从禅宗史中“发现”大量的例证,比如日本武士“参禅”的历史叙述、禅宗语录中“禅语”的“武道性”等,其目的在于为禅宗与武士道的关系提供“佐证”。秋山的做法,使这一言说更加推进了一步。

继佛教学者峰玄光、秋山悟庵后,铃木大拙的言说不可忽视,铃木是二战时期日本学者关于这一问题的论述的代表性人物。铃木大拙在《禅与日本文化》第三章“禅与武士”中指出,禅为武士提供了“道德”和“哲学”两个不同方面的“支援”,并且通过引述被视为“武士道”重要著作《叶隐》中的名言“武士道者,即觉悟死事也”,来说明“武士的用心与禅直接的、实践的教义之间拥有一种逻辑关系”,强调主张慈悲的禅与手持刀剑的武士道之间不相矛盾,符合“生死不二”的观念。何教授强调指出,对《叶隐》一书的发现,其实始于二战时期,而铃木大拙对《叶隐》与铃木正三的“发现”和推崇,也进一步推动和完善了“禅宗与武士道“的言说,并且随着铃木大拙的书籍在欧美的传播,影响了欧美人对东方禅学的“想象”和日本人对自身文化的认同。德国纳粹哲学家海里格尔(EugenHerrige)受铃木影响,在1948年出版《弓与禅》一书。海里格尔把“弓”视为一种“道”,即认为“武士道”与“剑道”同源,这代表了“禅宗与武士道”言说的海外阐述;该书的畅销也开启了西方人对东方禅的进一步的“想象”,促使了“禅与……”之类言说的生成和繁衍。

最后,何教授总结指出,当代流行的“武士道”一词最初源于新渡户稻造的《武士道》一书,之后随着学术语境的延伸与阐述,逐渐展开了“发现”其“历史性”,以阐述“武士道”是一种“传统”的路径;而在当代日本,与武士道相关的书籍,充斥书肆,“武士道”颇有“复活”的迹象。然而,何教授指出,预设“武士道”为一种“传统”的阐释方式,其实是一种“想象”,并不完全符合历史“实际”。

讲座结束后,主持人储昭华教授对何教授的讲座进行了精彩的点评。储教授认为,何教授提出的“武士道”的内涵是关于宗教道德的言说的说法,颇富新意,为我们从思想史的角度了解武士道的内容提供了帮助。同时还告诉在座的同学,何教授现在同时兼任哲学院的讲座教授,希望同学们借助何教授回校讲学的机会,多向何教授请教。提问环节,在场师生就武士道的历史与当代日本社会的情况、中日禅宗的不同面向、思想史阐述方法、宗教概念、明治时期的政教关系、“国家神道”等问题提问,何教授一一回答,气氛十分活跃。

随着何燕生教授的这场讲座的结束,“中国哲学史的多元书写范式暨纪念萧萐父先生逝世十周年”学术研讨会也圆满闭幕了。

(编辑:邓莉萍     审稿:刘义胜)